叶寻把眼光移向别处,耳根悄悄红了红,对气炸了的许莹道:“别听她乱说。”

    “我不和你争长短,反正要Si了的人不是我。”许莹平复心情后得意道,“哦对了,你的前未婚夫慕总来了,听说他也有帐要和你算呢。”

    后半句话打破了秦雅然的云淡风轻,她冲到许莹面前,抬手就要如打夏菀菀般打她一巴掌,但是她忘记了许莹的身份,没有讨到任何好处不说,还被反手摁到床上。

    “听到慕总就激动了?你该不会还肖想他吧?”许莹嘲笑似地瞥了眼叶寻,“看到了吧,她的心里根本没有你。”

    许莹右手SiSi捆着秦雅然的双手,左胳膊肘摁在她背上,趴在她耳边道:“你最好别轻举妄动,否则我就提前替老大报仇。”

    “你放开我......”秦雅然的脸贴在床上,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哎。”许莹将耳朵贴近秦雅然的侧脸,给后者气得不轻,直挣扎。

    叶寻好看的眉头皱起,“够了许莹,别忘了你还有任务,要是老大知道你在胡闹,又会罚你。”

    切了声,许莹放开了秦雅然,看到后者当即跑到叶寻身边,她嘲讽道:“你以为你离我远就远离了危险么,你可是靠近了一个更危险的人。”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秦雅然刚松口气,耳边却响起前者的话:老大醒了。

    宁夕醒了,宁夕真的醒了!

    秦雅然泄气地坐回床上,一句话都说不出。

    叶寻把眼光移向别处,耳根悄悄红了红,对气炸了的许莹道:“别听她乱说。”

    “我不和你争长短,反正要Si了的人不是我。”许莹平复心情后得意道,“哦对了,你的前未婚夫慕总来了,听说他也有帐要和你算呢。”

    后半句话打破了秦雅然的云淡风轻,她冲到许莹面前,抬手就要如打夏菀菀般打她一巴掌,但是她忘记了许莹的身份,没有讨到任何好处不说,还被反手摁到床上。

    “听到慕总就激动了?你该不会还肖想他吧?”许莹嘲笑似地瞥了眼叶寻,“看到了吧,她的心里根本没有你。”

    许莹右手SiSi捆着秦雅然的双手,左胳膊肘摁在她背上,趴在她耳边道:“你最好别轻举妄动,否则我就提前替老大报仇。”

    “你放开我......”秦雅然的脸贴在床上,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哎。”许莹将耳朵贴近秦雅然的侧脸,给后者气得不轻,直挣扎。

    叶寻好看的眉头皱起,“够了许莹,别忘了你还有任务,要是老大知道你在胡闹,又会罚你。”

    切了声,许莹放开了秦雅然,看到后者当即跑到叶寻身边,她嘲讽道:“你以为你离我远就远离了危险么,你可是靠近了一个更危险的人。”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秦雅然刚松口气,耳边却响起前者的话:老大醒了。

    宁夕醒了,宁夕真的醒了!

    秦雅然泄气地坐回床上,一句话都说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