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文学集>灵异>不走心 > 回家
    叶箐坐在后座,平静的看着窗外,耳机里反复放着她最喜欢的《doubletake》悦耳的音乐传入耳中。叶箐看着外面,雨滴一滴一滴的落在车窗上,外面模糊不清,但是可以看出天气很暗沉可是她很喜欢,特别特别喜欢。在下雨天她所谓的爸爸不会回家,她可以放下心的睡觉。下雨天睡觉可以睡的比平常好一些,可以更快的入睡,叶箐也喜欢下雨的霉雨味,她爱惨了下雨天。

    “箐箐呀…”前面的女人转过头,她似乎在酝酿着什么,过来半秒她还是说“一个肾也可以活下去的…况且他是你的亲爷爷是吧,这次不止是捐肾,你也是找到了真正的爸爸妈妈对吧,你以后就可以有两个哥哥还有弟弟妹妹了,你脱离苦海了,你有真正的家了,只是…”“只是少了个肾,对吧。”前面的女人没有想到她会这样直白,愣了一下:“其实你不想的话…”那个女人还没说完“我不想捐你们会妥协吗?我根本就没有权利拒绝”兴许是叶箐太直白了,女人沉默了。“我愿意的,你不用再给我做思想建设了,我都知道的。”女人满意的点头“你以后要叫我妈妈的,叶箐,妈妈真的很心疼你啊你之前的家庭太糟糕了,叶国庆真的不是人!怎么能这么对待你呢?叶箐啊”那个女人转过来看着她“爸爸妈妈会对你好的,你从此和过去告别了,你会有个特别幸福的家。”叶箐平静的看着前面说的激动的女人,那个女人看叶箐没有表示有些尴尬的转回去了。“谢谢妈妈。”叶箐冷不丁的说,她一点期望都没有,有没有肾她一点都不在乎。

    “先回家,明天带你去看你的爷爷。”“好。”

    回家已经是凌晨,但是林家大宅还灯火通明。叶箐向里走哪怕内心已经麻木但是还是被林宅震惊,还真是一点都不低调啊。叶箐心里想。“走吧”女人拉着她走进里宅。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一旁是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打着游戏的男人,还有一个有些紧张的很精致的女孩,叶箐微微转头,和一个大概20多岁的男人对视上,他的眼里有打量和戏谑。林母扯着叶箐介绍起来:“这是你爸爸,那是你弟弟林秉文,你二哥林景云,你妹妹林琪禾。”叶箐点头“抱歉,才处理完文件,没有及时下来接人。”叶箐看向楼梯上向下走的男人,他很端正,眉眼间有些疲惫。“没事没事,这不刚好嘛,这是你大哥林清野。”叶箐点点头。“叶箐,烦劳大家照顾了。”“傻孩子,这是你家啊,什么照顾不照顾的。”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开口,他盯着叶箐:“这孩子很像林枳,太像了。”林母赶紧解释:“真的吗?她十多岁就走丢了。”“真的,真的很像,果然啊侄女像姑姑。”“姐”坐在沙发上打游戏的男生开口:“人也见到了,照顾也打了,可以回去睡了吧?好困啊。”他虽是这么说,但是眼里全没有睡意,恶意倒是不少。没有人说话,他自顾自的回去了,走过叶箐身边的时候对她小声说:“家外人还是早点出去比较好。”只有他们听得见。叶箐没有任何表示,表情都没变。林秉文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留下一个充满恶意的眼神就走了。“姐姐…欢迎回家。”精致的洋娃娃开口了,她似乎很害怕,又有些担心。“你不用担心我会抢走你的东西,你一直都是林家的小姐,永远都是,你们当我不存在就好。”这话一说林秉文上楼的脚步都停下来,整个家都陷入安静。“傻孩子,什么不存在,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是我们的一份子。”“捐肾的工具罢了。”林秉文说完回了房间,留下一众人。“秉文这孩子,箐箐你别介意啊。”林母慌忙的说。“没事,实话罢了。”“妹妹脾气挺好的呢。”有些戏谑的声音响起,林景云盯着叶箐的脸,顺着短发下移,目光落在叶箐脖子上若隐若现的疤上,他看出这是在大动脉偏下的疤痕,有些深,不然也不会增生。感受到目光叶箐不动声色的用手遮住脖子。林父看到以为她累了,赶紧带着叶箐上楼到房间,似乎是愧疚,叶箐的房间很大,很豪华,里面有独立的卫生间和阳台,放在以前她都不敢想从来都没有见过。

    一楼

    “景云,你这样看人很不礼貌的。”林清野沉稳的声音响起。“怎么,要像你一样对什么都小心翼翼,装成你这样才对是吗?”林景云的笑容没了,有些恨的盯着他:“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装的人。”林景云转身上楼。留下林清野和林琪禾,林清野揉揉眉有些头疼,他一直不懂从十多岁开始林景云对他莫名的恨意是从哪里来的。“哥,你别太在意。”林琪禾有些尴尬,“没事,你去关心一下叶箐吧,她之前生活的很不好,她一直在替你受苦,你应当去关心,不管她有没有什么想法,作为东道主应当去的。”林琪禾点点头,“她之前怎么了?”“父母之前一直偏心弟弟,父母离异后她跟着男方的,男方酗酒赌博家暴,欠了很多钱经常打她,她的学费都是爱心资助和自己打工赚的。”短短一段话林琪禾呆在原地,本来的不安和敌意被心疼代替。“她就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了17年?”林琪禾不可思议。“对,直到我们把她接回来,但是我们要摘她一颗肾?”林清野沉默的点点头,这是事实,他有些不忍,但是也没办法,他也无力改变事实。林琪禾低下头跑上二楼,她心里很忐忑林秉文一直给她说小心被领养回家的女生抢走她的东西,最好的闺蜜也让她小心。可是叶箐看起来不是这样的人,而且她也说过不会抢走她的东西…可是林琪禾害怕,但是她好惨…这些本来该是她过的生活,林琪禾突然开始庆幸护士报错了孩子,良心告诉她不应该这样,不应该庆幸不应该这样揣测别人,她很怕,她不敢想平时宠爱自己的哥哥弟弟爸爸妈妈不爱她了。林琪禾很矛盾。“你叫林琪禾对吧,很好听。”在几分钟前,叶箐看着在走廊上纠结的林琪禾,她想了想应该是来找自己的,于是主动走过去搭话。“啊!是的,叶箐你的名字也很好听。”林琪禾被吓了一跳,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叶箐轻笑:“谢谢。”林琪禾看着面前清瘦的女孩,盯着她:“你好漂亮,清冷的美人。”叶箐红了脸她看着林琪禾:“你也很漂亮,很像那个女人。”女人?她的妈妈吗?自己真正的妈妈吗?“是我的,也是你的妈妈,她是个很漂亮但是又很优柔的女人,其实我也记不清了,但是在我的印象里你和她很像。”叶箐抚摸上林琪禾的脸,轻声说:“不过,我不讨厌你,我不恨你。你真的不用担心,我不会抢走属于你的一切。看见你我突然很庆幸,幸好报错孩子了,我还可以被找回来,如果是你那就没办法了。叶国庆这个人…”叶箐打了个寒颤“很恐怖,幸好你没有遇见过他…”林琪禾看着和她面对面贴的很近的女孩呆住了。她看见叶箐的眼睛里没有活力,甚至没有一点的光,一双那么好看的眼睛怎么可以没有一点感情没有一点活力。叶箐放开了林琪禾:“早点睡吧,很晚了。”“…好,你呢?”“我整理一下东西就睡,晚安妹妹。”瘦削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林琪禾依旧呆在原地。“和姐姐聊的愉快吗?”林清野的声音响起“她人很好,我觉得我之前的想法错了,秉文不应该那样对她…”林清野并没有说什么,他点点头。“人好就行。”虽然没有像林秉文那样表达出来,捐肾的工具罢了,多一个人就养一个人,这点东西林家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只不过爷爷很重要,能够救他多十个人就养十个人。林清野回了房间,叶箐?自己所谓的妹妹身世惨又怎么样,世界上那么多个惨的人,他实在是没空一一关心。

    叶箐躺在床上,失眠已经缠着她很久了。只是肾罢了,想要就拿去吧,除了那些小猫小狗好像也没什么能让她在乎的了。拿去吧,她也只是将死之人罢了。